遂昌新闻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钱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点击进入授权页面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遂昌第一新闻门户网站“钱瓯论坛”欢迎您光临!(8时至22时开放,22时至次日8时先审后发)

查看: 2612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朋友圈里的幸福都是骗人的?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5-12-2 16:29:3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晒幸福是个人自由,也无可厚非。但问题在于,晒者或许无心,但看者可能有意。朋友圈里的幸福生活,很可能构成我们的“认识装置”。怀着这样的期待生活,幸福的阈值提高了:只有是自己当老板、去吃豪华的烛光晚餐、看VIP电影、去马尔代夫度假,这才叫幸福。

前些时候两个新闻颇为引人注目,因为它们不约而同戳穿了社交媒体“幸福”的假象。
现在很多人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晒各种文艺照,泰国摄影师香波·巴瑞通(Chompoo Baritone)则干了一件破坏文艺的事:他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组美图的同时,也还原了拍摄的真实场景。画面中,拥挤杂乱的沙滩通过剪裁变得开阔整洁,只留下海天相接的地平线和主人公美丽的剪影;狭窄的屋顶露台可以拍出小清新的效果;混乱的餐桌也可以呈现有格调的早餐……
另外一则新闻是关于15岁的澳大利亚美少女Essena O’Neill。她是一个网络红人,经常在社交媒体上晒各种“火辣”时尚的自拍照,在Instagram拥有超过50万粉丝,在YouTube有25万多的粉丝。可就在最近,她删除了Instagram账户的2000张照片,并表示:“这些照片不知所云。”她受够了,她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。她写道:“我上瘾了,我以为我有多少的粉丝和多少的赞,就有多少人喜欢我。社交网站已经成为我唯一的标识,没有了它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。”
当社交媒体越来越深刻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时,它成为我们了解彼此、了解生活最重要的窗口之一。翻开Instagram,无不是构图精彩、采光均和、裁剪得当的美图,同样地,翻看朋友圈,似乎也多是幸福生活。我们几乎都要以为这才是生活的本来模样。但这两则新闻却引出了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:朋友圈里的幸福都是真实的吗?它又是怎样影响着我们的认知?
朋友圈里的“幸福”让人不幸福
Essena O’Neill在社会平台上的照片都是幸福与美好的模样。你看她,身材多苗条,时常穿着时尚的比基尼,在沙滩、在度假村、在高档酒店出没,她的生活自由而奢靡。人们之所以关注她,就在于她的幸福令人艳羡。
在我们的朋友圈,充斥着各种版本的Essena:周末去哪里度假了,晚上与爱人烛光晚餐,小孩数学成绩满分,为公司拿下了一个大case,自己参与的某某项目将得到几百万美金的融资……从鸡毛蒜皮的小事,到指点江山的大事业,满屏都写了两个字:幸福。
晒幸福是个人自由,也无可厚非。但问题在于,晒者或许无心,但看者可能有意。朋友圈里的幸福生活,很可能构成我们的“认识装置”:我们看到的都是别人光鲜亮丽的一面,并据此以为生活也该是这样。这样的“认识装置”影响并塑造我们对自己生活的期待:我周末也该去哪里玩,我也应该赚个几百万,我的小孩成绩也该满分……
怀着这样的期待生活,幸福的阈值不知不觉便提高了。阈值指的是触发某种行为或者反应产生所需要的的最低值。本来每天平安上下班、工作之余做点自己喜欢的事、偶尔看看电影、与朋友喝喝酒,都可以让人感到幸福。可在朋友圈里的幸福故事看多了,人们关于幸福的阈值也提高了:只有是自己当老板、去吃豪华的烛光晚餐、看VIP电影、去马尔代夫度假,这才叫幸福。
幸福的阈值一提高,每个人都会有充分理由发现自己的“贫困”。毕竟豪宅不是人人能住,阿玛尼不是人人都穿得起,于是生活或工作中稍微有点不顺遂的事,首先联想到的是可是谁谁谁那么幸福而我却在这吃苦头,那种由对比而产生的自卑感与自怜感挥之不去,不少人时常感到自己怀才不遇、抑郁不得志,因此悲愤不已。
这么一看,朋友圈里的“幸福”其实让人不幸福。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晒幸福,可实际上,很多人却一点都不幸福。
(新华社/法新/图)

朋友圈的“幸福”可能是骗人的
“幸福”是社交媒体的统一着装,可它是否也是生活的本来模样?
泰国摄影师香波·巴瑞通告诉你,哪有那么多美图,有的只是“美图秀秀”。Essena O’Neill更是删除账号,哭着向网友坦诚:“我化了妆,卷了头发,穿了紧身衣,用了显眼的饰品,拍了超过50次,直到拍出一张我估计你们会喜欢的样子。然后我感觉花了好几年似的编辑照片,无非是为了获得你们的认可。”
换言之,朋友圈里的幸福生活是经过打造的。我们正处在一个符号化的社会。表面上看,每个人都是自主自由地表达,可实际上,符号的生产早就已经市场化或权力化,受控于资本化的权力或者权力化的资本,哪些符号受欢迎是由特定投资者和特定消费群决定的。就像Essena O’Neill穿着的时尚衣服,你以为那是她的生活,可实际上是品牌商赞助的。Essena O’Neill直言:“如果你在关注社交网站上那些红人,并且希望自己过上她们那样的生活,那实际上,你看到的只是她们想要你看的东西。因为99%的内容都打上了商业的烙印。”因此,别天真地以为朋友圈是封闭的,你晒的任何被认为是“幸福”的符号,其实都是资本或权力定义的。
某些符号被选取,自然有某些符号被屏蔽。就像中国有北上广,也有陇西和大凉山,三百六十行里,有公务员、老板、IT男,也有建筑工人和清洁工,但在朋友圈里,我们看到的多是前者。钱德勒的小说《漫长的告别》里有一段话对这种“屏蔽”打脸打得实在精彩:“我书中的男主角身高八英尺,女主角跷着膝盖躺在床上,屁股都结茧了。蕾丝和绉纱,剑与马车,雅意和闲情,决斗和壮烈死亡。全是谎话。其实他们搽着香水是代替肥皂,牙齿从来不刷,一口烂牙,指甲有臭肉汤的气味。法国贵族在凡尔赛宫大理石走廊的墙边小便,等你终于从迷人的侯爵夫人身上脱掉几套内衣,你马上发现她实在需要洗澡。”
说到底,别把朋友圈里的幸福生活太当回事,就像别把美图秀秀后的图片当做是原片。我们还得向摄影师香波·巴瑞通学习,还原拍摄的真实场景——而这恰恰是在符号之外。朋友圈只是一扇小小的窗口,甚至这扇窗本身已经被涂抹上各种虚拟的颜色,把它当做世界与生活的真实模样,不仅是错误的,也是愚不可及的。
当然,朋友圈里的很多幸福生活也是真实的,或者你可以把它们当做是真实的。前提是,你别只看到别人在度假、与亲密爱人在吃烛光晚餐、创业项目拿到几百万美金的风投,你还得看到那些未呈现的真实。
蔡康永有段话放在这里还是颇为准确的:“如果羡慕成功者的富贵,请别一味模仿他们富贵后的事,那些名牌表呀包呀酒呀车呀,都是他们富贵后的事,硬撑着模仿了也只能图个穷开心而已。要模仿就模仿他们富贵前的事,他们那些鹰般的探查、蛇般的专注、蚁般的搜括、蛹般的耐心,全是些风吹日晒灰头土脸的事啊。”
来源:南方周末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